何处是安忆

常年冷到北极圈,心疼心疼

占tag抱歉

最近文的走向都很迷。哈哈ヾノ≧∀≦)o都是变态ⅹ身娇体弱。虽然十篇里九篇有开车,但是看看非常的带感啊。不过还是觉得强强会比强弱更加好吃更加带感。(个人观点而已)不过因为翟萌萌还是个孩子呀。。。所以请太太们务必不要放过他。。。

山伯给文才的一封信

文才。。山伯在这里就别过了。虽然这告辞说的有点匆忙,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。。
好了,不要去找丹阳找我。万般皆是命啊,山伯自知福浅,无缘了一辈子的笔墨纸砚。不过希望你和那祝家小姐相濡以沫,白头偕老,我不会再打扰你们了。英台,英台,她。。。是个好姑娘啊。。。
原谅山伯的自私与懦弱,山伯不想面对我们反目的现实,所以山伯只好离开了。虽然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相见,也许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。可是我不后悔啊,因为你喜欢那祝家小姐,你也是遇到良人了吧。你幸福,山伯也就幸福了。
再见了文才,记住不要来找我,千万不要。虽然我相信你也不会想见到我。。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英台的两头瞒害了山伯,山伯的解释不清害了文才,文才的黑化害了山伯。一切皆是命数。(这里我改了结局,山伯没有死,英台没有化蝶,文才也跟英台在一起了。。可能这是马梁最好的结局吧,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。)

缘起2

书院到处都是书生,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,脸上流露着激动紧张的神情。
“还好。。还好”文才气喘吁吁的扶着柱子说。“也不知道,马统和四九哪去了”
“山伯,山伯?梁山伯”见他没有发出声响,便叫了几句,不过,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山伯犹疑的盯着台上与他长的无二差的人,“他怎么会来这里?”
“下面有请书院文魁,梁山伯”
“诶?我?”山伯回神,发现自己已经被众人推上了舞台。
“梁山伯,今天是书院大喜的日子,你有什么想说的呢?”
“我我我”能说什么啊?下意识的看向了文才,只见文才对他用唇语说了句“加油”
“呃,山伯在这里祝书院繁荣昌盛。。越办越长久”半天憋出口的祝福,虽然庸俗,但是奈何台下的某马家公子捧场。“好,山伯说的好”愣生生的感染了每一个书生。
“弦笙,你就在书院学了这些东西?”那人眉头一皱,靠近了山伯语气中带着不悦,压低了声音。
“我我我,哥哥哥。。。”一时语结,说不上什么话来。
“还知道我是你哥,上元节后跟我回去,我教你,你最后在这里待个一个月吧”扶袖而去。
(这次有点短小啊)

敲碗等粮,跪求大佬发粮(感激不尽)

小甜饼

你永远是我马文才的人。你可记住了?梁山伯。
“呃。。呃。啊,你能不能轻一点啊,很疼的啊”马文才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
“该啊,叫你皮”英台挑了挑眉毛,心情似乎很是愉悦。
“你怎么能在雨天去山上呢,幸好无大碍,只是皮肉伤。”山伯将药膏放下,细细揉文才的肩膀。“英台看看药煎好了吗”
英台推开门就走了,随便把门关上了。边走边嘟囔着哪里有什么药,就是找个理由把我支走罢了。
“我就是想给你找你丢的‘宝贝’”马文才很真诚的看着梁山伯
“那个啊”山伯想了想,“找不到也就算了吧”
那个哪有你重要啊。
“你不是喜欢吗,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。但是,你喜欢的东西无非就是笔啊书啊什么的”
文才突然握住了山伯的手,一直盯着山伯的眼睛,带着笑意。
“。。。”那是你送我的玉佩。。。才不是笔啊书啊什么的。
“山伯,我。。。我”文才的脸染上了红霞。
“诶,怎么了”山伯看着他突然把自己圈在怀里,一脸不解。
“我。喜欢。。。”呼吸突然急促。
“十八姨?二十三奶?”山伯从文才怀里挣脱,马上就答上了这么一句话。
“去你的”文才直接抱住山伯亲了上去。许是山伯一下子受到了惊吓,一时间竟也没推开。
文才撬开了山伯的牙关。。。(然后我就不会写了,我写不出来。。这么不走心也是对不起了。)
“你说。可是真的?”山伯不确定的问了一句,害怕这又是他的玩笑,他的恶作剧。
“自然”
“好。。。”

当梁山伯死后

别等失去了才知道自己喜欢谁,一切都回不来了。
马文才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祝英台,以至于跟梁山伯撕破脸,老死不相往来。之前承诺他的一辈子的笔墨纸砚,也没有兑现。马文才他也没想到,他的父亲,会做的这么绝对。
“梁山伯,死了”马文才脑子里一直回荡着这句话。他死了,他怎么就死了。。。为什么。。会这样啊。。。。
当他无力的瘫倒在门上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从来就没有爱过祝英台。。他之所以娶祝英台是因为他不想让梁山伯娶祝英台。。
所以他就故意经过梁山伯的墓地,想见见他。当他看见祝英台与梁山伯化蝶飞去时,脑子里回荡着一句话“死女人,还我男人啊”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觉得最后一句ojbk

缘起1

“我们,我们这是违背人伦之道啊文才”山伯的眼神迷离,双手搂着文才。
“山伯你。。不就是想在上面嘛,直说就好了啊。”语气里充满了无奈。
。。。
“山伯,山伯?”文才摇了摇熟睡的梁山伯。
“啊?”突然惊醒,下意识的挠了挠头发
“哎呦喂,我的好山伯,你可算是醒了啊”只见那人眉头紧锁,语气带着些着急。
“文才别急啊,发生什么了”山伯伸出手将他的眉头抚平。
“今天可是书院建立一百年的庆典啊,有大人物要来的啊”文才抓住了山伯的手
“噗嗤,哟,我家马公子什么时候对这个感兴趣了”山伯难掩眼中的笑意。
“得得得,别取笑我了,我爹也会来的啊,还有山伯今日你可是起迟了啊”文才气嘟嘟的说
“诶,今天天气真是好啊,阳光普照大地,真让山伯诗兴大发”山伯的眼神温柔的可以溺死人,文才总觉得他的眼睛里有着浩瀚的星河,美的不可方物。
有的东西啊,越是美丽越是动人就越是容易失去,越害怕越是抓紧就失去的越快。
“山伯,你莫不要以为文才瞎了,今天可没有太阳啊”
“我说有就有啊,太阳在这儿啊”山伯似笑非笑的看了文才一眼,指了指文才的胸口。
“。。。”马文才没有搭话,许久才憋出了几句话“都是你啊,我们快迟到了,快快快,吃粥吃粥”说罢,拿起桌上的粥,递给了山伯。“饿了吧”
“嗯”山伯点了点头,接过了碗。慢吞吞的吃起了粥。
你丫是不是故意的,要迟到了啊,你姥姥的,吃这么慢想干嘛啊“来来来,山伯我喂你啊,啊”靠近山伯
“。。。别了”山伯仿佛受到了惊吓,咕噜咕噜的下肚。
等等,这是谁?我在哪里?他怎么这样嫌弃我?我做错了什么?
山伯粗略的穿上了校服,拉起吃惊的文才就是不停的跑。

要说山伯什么时候内向了,文才也记不清了,只是依稀的记得,那年的冬天。。。

一个很迷很迷的故事

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梁山伯其实是顾家三少爷,然后我的娘亲嫌弃三胞胎,人太多了认不出来。六岁的时候就把我送到书院,还是超级无敌非常偏僻的那种。这真的是我亲娘嘛?我真的不是买肉脯送的吗?不过还好,我的两个哥哥和某个皇子都待我挺好,(除了某皇子天天捉弄我,现在想起来还是挺来气的)不过也是因为把我送到书院,我才结识了我一生中最最最重要的人。你问我是谁?我才不会告诉你那个是文才呢~诶,我是不是说漏了什么 「梁山伯」

小爷我名叫马文才,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喜欢的人是个男子,对,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我和山伯从小就在一起了,竹马竹马不也挺好的吗?其实我没文化都是装出来的,就是不想太张扬,不相信?好吧好吧,其实我这样的话,就可以借着这理由跟山伯待在一起,想想就激动。哦,对了,不许跟山伯讲啊,说了的话,你就等死吧。 「马文才」

我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。。。

发现个小细节

刚刚我重温第一季,发现有一期他们,十指相扣了。就在预言者之星的第二期和磊磊相认时。不知道算不算糖。*(*´∀`*)☆

依旧海深段子

这是我以前写的,现在改掉了。
1.小时候的某一天,山海问陈深“深深啊,假如让你在葫芦娃选一个角色,你选什么?”
“老七,比较厉害,你选什么?”陈深盯着他。
“我选⋯爷爷”山海邪魅一笑。然后,陈深伸出罪恶的小爪子。“诶,深深打人不打脸”“谋杀啊,谋杀亲夫”“深深我错惹”“对对对...不起”
“哼唧”打玩之后,陈深傲娇的别过头,后来好久没有理过山海。
2.有一天,唐山海经过第一分队队长室时
“嗯,唔,三省,慢点,疼。”陈深咬着嘴唇,难受的说。
“深深,很快就好了。”苏三省说到。
门口的唐山海听不下去了。
“你们干什么!”踹开门,看见了半祼的陈深跪趴在床上,苏三省在给他上药。
希望喜欢,求评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