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是安忆

寻一不归人

缘起1

“我们,我们这是违背人伦之道啊文才”山伯的眼神迷离,双手搂着文才。
“山伯你。。不就是想在上面嘛,直说就好了啊。”语气里充满了无奈。
。。。
“山伯,山伯?”文才摇了摇熟睡的梁山伯。
“啊?”突然惊醒,下意识的挠了挠头发
“哎呦喂,我的好山伯,你可算是醒了啊”只见那人眉头紧锁,语气带着些着急。
“文才别急啊,发生什么了”山伯伸出手将他的眉头抚平。
“今天可是书院建立一百年的庆典啊,有大人物要来的啊”文才抓住了山伯的手
“噗嗤,哟,我家马公子什么时候对这个感兴趣了”山伯难掩眼中的笑意。
“得得得,别取笑我了,我爹也会来的啊,还有山伯今日你可是起迟了啊”文才气嘟嘟的说
“诶,今天天气真是好啊,阳光普照大地,真让山伯诗兴大发”山伯的眼神温柔的可以溺死人,文才总觉得他的眼睛里有着浩瀚的星河,美的不可方物。
有的东西啊,越是美丽越是动人就越是容易失去,越害怕越是抓紧就失去的越快。
“山伯,你莫不要以为文才瞎了,今天可没有太阳啊”
“我说有就有啊,太阳在这儿啊”山伯似笑非笑的看了文才一眼,指了指文才的胸口。
“。。。”马文才没有搭话,许久才憋出了几句话“都是你啊,我们快迟到了,快快快,吃粥吃粥”说罢,拿起桌上的粥,递给了山伯。“饿了吧”
“嗯”山伯点了点头,接过了碗。慢吞吞的吃起了粥。
你丫是不是故意的,要迟到了啊,你姥姥的,吃这么慢想干嘛啊“来来来,山伯我喂你啊,啊”靠近山伯
“。。。别了”山伯仿佛受到了惊吓,咕噜咕噜的下肚。
等等,这是谁?我在哪里?他怎么这样嫌弃我?我做错了什么?
山伯粗略的穿上了校服,拉起吃惊的文才就是不停的跑。

要说山伯什么时候内向了,文才也记不清了,只是依稀的记得,那年的冬天。。。

评论(1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