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是安忆

寻一不归人

小甜饼

你永远是我马文才的人。你可记住了?梁山伯。
“呃。。呃。啊,你能不能轻一点啊,很疼的啊”马文才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
“该啊,叫你皮”英台挑了挑眉毛,心情似乎很是愉悦。
“你怎么能在雨天去山上呢,幸好无大碍,只是皮肉伤。”山伯将药膏放下,细细揉文才的肩膀。“英台看看药煎好了吗”
英台推开门就走了,随便把门关上了。边走边嘟囔着哪里有什么药,就是找个理由把我支走罢了。
“我就是想给你找你丢的‘宝贝’”马文才很真诚的看着梁山伯
“那个啊”山伯想了想,“找不到也就算了吧”
那个哪有你重要啊。
“你不是喜欢吗,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。但是,你喜欢的东西无非就是笔啊书啊什么的”
文才突然握住了山伯的手,一直盯着山伯的眼睛,带着笑意。
“。。。”那是你送我的玉佩。。。才不是笔啊书啊什么的。
“山伯,我。。。我”文才的脸染上了红霞。
“诶,怎么了”山伯看着他突然把自己圈在怀里,一脸不解。
“我。喜欢。。。”呼吸突然急促。
“十八姨?二十三奶?”山伯从文才怀里挣脱,马上就答上了这么一句话。
“去你的”文才直接抱住山伯亲了上去。许是山伯一下子受到了惊吓,一时间竟也没推开。
文才撬开了山伯的牙关。。。(然后我就不会写了,我写不出来。。这么不走心也是对不起了。)
“你说。可是真的?”山伯不确定的问了一句,害怕这又是他的玩笑,他的恶作剧。
“自然”
“好。。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35)